么么儿

打清晨醒来,捧一缕阳光唤醒沉睡的灵魂

每一次用尽全力的拥抱

  —在台上老听见她们起哄,亲一个,亲一个。可是天知道,我有多害怕亲你,每一次被逼急了,手和嘴都控制不住自己一般往你脸上凑,你的反应总让我的心跟着颤抖,耳朵和脸也会不由自主的烧红。为什么害怕呢?因为我知道亲吻不是属于我的权利,所以,我选择每一次能够把握的机会拥抱你,那是搭档一场使活儿的拥抱,我愿意这样拥抱你,拼尽全力不留余地的拥抱你—
—盯着您以前内非主流的羊驼造型看什么呐?这么入神,嘿,嘿!看我了嘿。—
—小眼八叉的你要死啊你,滚,烦死我了
哎呦,不是告儿你少抽烟少抽烟么,今天这都第几根儿啦,别抽了,烟给我。
废话真多,给给给,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,赶紧回家找咱媳妇儿去。
她今天加班,你以为我愿意给人当老妈子啊
切,傻叉儿。
傻叉儿还能自己走路自己上下楼呢,您成么?
一线天你要疯是不是?看把你给能的!
吃不吃葡萄啊,我洗切……
不吃,你先过来扶我,
……
翔砸?
……
骆驼?
……
天儿哥?
……
杨九郎!!
哎哎,来了,来了,嘛啦?
喊你大半天,眼睛瞎耳朵还聋,扶我去厕所,
那还能给傻叉儿都不如的人洗葡萄扶他上厕所呢,
你……哼!
行啦,别跟我这儿逗闷子了,你拖鞋呢……

手机上播放的视频静了音,他窜到他还没有变瘦肉乎乎的身上,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脑袋,被抱着的人双手牢牢的托着身上人的腰身,谁也看不到他此时先是惊慌后又转成欣喜的脸。

有时候我们选择信仰  其实是内心迷茫

世界之大 与你相遇

人言聚有时 散有期

一树梨花压海棠

一起旅行:

碧山,碧山,名字就令人向往

四月的眼睛:

任何计划之外的旅程,都是礼物

舍弃音乐节不够精彩的部分,在慕名已久的碧山书局游荡

书局所在的启泰堂曾是祠堂,店内书籍以安徽建筑、历史文化、乡村建设为主,一楼是书店,二楼设了看得见风景的雅座

隔壁的牛圈咖啡馆,只是让人点了咖啡进去边喝边吹空调的休息区

走马观花,却是容易让人沉浸下来的空间

但愿下次专程为阅读而来


一起旅行:

天真的旅行者:

缅甸的变化快,快得让人惶恐。三年前的蒲甘只有自行车租借,再不然便是马车。在烈日黄沙中吃力的骑行一整天,是深刻的旅行记忆。然而仅两年后,电动自行车已成为主流。

那是一番别有趣味的景象。看身材或壮硕或肥胖的西方游客挤在中国产的电动车上。有的骑至没电,只好用脚踩;还有的两两对撞,翻进路边草丛里。

马车则是舒适的选择。坐在舒适的软垫上,就一跶一跶轻快的节奏,在夕阳下扬起尘土,穿行在佛塔间。大可以忘记如今是那个年代。

便利与优雅常常相冲突,希望马车不要因此绝迹才好。

2014年11月,蒲甘,缅甸。

一起旅行:

Carlme:

除了马赛马拉,肯尼亚其实还有很多值得一去的国家公园,纳库鲁湖国家公园就拥有东非最佳制高点baboon cliff(狒狒岩)。虽然脚下是悬空峭壁,但我觉得我可以在这里坐上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