么么儿

为爱发电,来一块钱红包的~

    中午,玫瑰园小操场。

   “嚯,天儿太冷了这个,嘶…” 郭奇林两手抱着胳膊上下搓着,希望汲取到那么一点儿温度,右手掌里还握着个羽毛球拍。

   王青把地上的羽毛球捡起来,这是他刚买的一桶羽毛球,超市里卖十六,可他微信里只有十五块三,店老板看他老实,就少给了他一个。

 
   “来吧,跟哥痛快打一回。”

   郭奇林往后退了两步,和对面的王青拉开距离,两个身高悬殊的不专业选手开始打球。
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比赛进行到白热化阶段,郭奇林伸长了胳膊左右摇摆,堪比国家队的热情,就是总得来回跑,王青太使劲儿,大鳄鱼牌儿的腰带都漏出来了。

    两个人小半年没见,忙着拍戏,忙着商演。

   呼哧带喘的坐在围栏边上,王青掏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,屏幕上好几个未接来电,坏了!

   十万火急的打回去,“大宇大宇,我刚才没拿手机。”

   电话那头也没跟他着急,郭麒麟一回头的功夫,自己的手机也响起来。

    “老阎”

    “哥哥~” 

     “Andy啊,怎么啦?”  哥哥的语气要温柔一点。

    “哥哥,小舅舅问你,你啥时候回来呀?”  Andy好像在吃东西,小嘴吧唧吧唧个不停。

    这头的两个发小正好对视,心中有数,一边打电话一边拿着衣服站起来。

    病分两路。

   “我去接你,你先在那个,那个肯德基里边儿等我,外边儿冷……” 

    “你阎叔叔呢?” 他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,穿上厚外套,要不然回去又得听他家那口子唠叨。

  
    “债厨房呀,和彪叔叔做炸酱面吃!”  Andy最喜欢吃炸酱面,可是妈妈说总吃咸的不好,不给他做。

    “那你现在拿着手机去厨房找他好不好,就说哥哥找他。”

   小短腿抱着圆鼓鼓的小肚子溜达到厨房,“叔叔,哥哥找你。”  Andy拿他的小肉手戳了戳阎鹤祥的屁股。

   正弯腰切菜的人“唉”了一声结果小胖子手里的手机,又拿另一只手拍了拍他脑袋上的冲天辫儿。

  Andy逃离他阎叔叔的“魔爪”,走到旁边的琉璃台,张嘴就被彪哥塞了个大虾仁。

   “好孩子,出去找你小舅舅玩儿去吧。”

  
   “大林”


   “哥~冷啊!” 

    歪嘴笑,“到哪儿了,跑两步,九郎带奶茶来了。” 

   电话那边儿音量提高不少,少班主的调门也不是盖的。

    “可别给我老舅喝啊!” 

    “哎呦,你舅妈会那么没数儿么。”

    音量不减,“他怎么天天来蹭饭呀,家里厨房坏了怎么着,一来我晚上就得去客房睡,你还不陪我。” 

    “瞧你说的,有个人全心全意照顾你老舅还不好么?”

    “我不管,你今天得跟我在客房睡,我害怕。” 

    “害怕什么,这是你家,又不是湖广会馆。”  

   郭奇林单手开门,就看见他老舅还有他舅妈腻乎在沙发上,俩人跟上了502似的,Andy正嚼着杨九郎给他新带来的小饼干。

   白了客厅这对狗男男一眼,走进厨房。

   “哥,你出去歇着吧,我来。” 

   彪哥十分有眼力见儿的退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哎呦,我手都冻红了”  他把手贴在阎鹤祥的卫衣帽子下面,两个人今天穿的一水儿情侣款。

   “再等一会儿就齐活儿。” 

    “嗯”

 

金牛座大概就是那种喜欢的再紧再密,但如果喜欢的那个人特能跟身边人来事儿,特别会撩,那么,对他的喜欢也就差不多到此为止了。就是他妈的这么直接。

剪辑使我烦恼,离家使我心痛……

我多希望,生活中都是正能量的事情,可是为什么总会莫名其妙的有一些不让自己觉得开心的事呢?

打清晨醒来,捧一缕阳光唤醒沉睡的灵魂

每一次用尽全力的拥抱

  —在台上老听见她们起哄,亲一个,亲一个。可是天知道,我有多害怕亲你,每一次被逼急了,手和嘴都控制不住自己一般往你脸上凑,你的反应总让我的心跟着颤抖,耳朵和脸也会不由自主的烧红。为什么害怕呢?因为我知道亲吻不是属于我的权利,所以,我选择每一次能够把握的机会拥抱你,那是搭档一场使活儿的拥抱,我愿意这样拥抱你,拼尽全力不留余地的拥抱你—
—盯着您以前内非主流的羊驼造型看什么呐?这么入神,嘿,嘿!看我了嘿。—
—小眼八叉的你要死啊你,滚,烦死我了
哎呦,不是告儿你少抽烟少抽烟么,今天这都第几根儿啦,别抽了,烟给我。
废话真多,给给给,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,赶紧回家找咱媳妇儿去。
她今天加班,你以为我愿意给人当老妈子啊
切,傻叉儿。
傻叉儿还能自己走路自己上下楼呢,您成么?
一线天你要疯是不是?看把你给能的!
吃不吃葡萄啊,我洗切……
不吃,你先过来扶我,
……
翔砸?
……
骆驼?
……
天儿哥?
……
杨九郎!!
哎哎,来了,来了,嘛啦?
喊你大半天,眼睛瞎耳朵还聋,扶我去厕所,
那还能给傻叉儿都不如的人洗葡萄扶他上厕所呢,
你……哼!
行啦,别跟我这儿逗闷子了,你拖鞋呢……

手机上播放的视频静了音,他窜到他还没有变瘦肉乎乎的身上,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脑袋,被抱着的人双手牢牢的托着身上人的腰身,谁也看不到他此时先是惊慌后又转成欣喜的脸。

有时候我们选择信仰  其实是内心迷茫

世界之大 与你相遇

人言聚有时 散有期